聯繫我們 登入

挡不住的怒火!吉打前州务大臣之子,阿克兰沙炮轰:巫统已中毒太深,无药可救!只能人道毁灭!

青青河边草 2018-01-06 檢舉

cf9e4b07d6dd84b93898f80aa582093e5

c344af71978564afa9bb2ad8aca22c66b

c9e324eb3f59c47888ba5b4862dc3a84a

挡不住的怒火!吉打前州务大臣之子,阿克兰沙炮轰:巫统已中毒太深,无药可救!只能人道毁灭!

第14届全国大选擂台开打在即,追随前副首相慕尤丁、退出巫统加入土著团结党的吉打前任州务大臣沙努西之子~阿克兰沙准备就绪,尽管候选人名单尚未出炉,但他准备给巫统一记反击,直指「巫统中毒太深,已经无药可救。

作为土著团结党创办人之一的阿克兰沙接受《透视大马》专访时,劈头一句就形容:「巫统无药可救,我们日夜祈祷的改革从未发生。」

追溯历史,阿克兰沙透露,自己是在2008年巫统党选见识金钱政治,当时他竞逐的党职是巫青团委员。

「我因为拒绝参与金钱政治而惨败,甚至到了选举的最后一天,还有人告诉我,我处在胜利边缘。」

「投票日当晚,有人建议我在投票前去「充一充」。我很天真,来自一个没有参与金钱政治的家庭,所以我不明白「充一充」什么意思。其实它就是……买票。」

「基本上,你需要用钱稳住选票,这实在太猖狂了。」

后来2013年党选,阿克兰沙再次出击,这次挑战的目标是凯里手中的巫青团长职位。

「我一直是巫统的潜水党员,直于是我开始觉得自己需要做些什么。2008那年能与竞选是因为想助慕克力一臂之力,他认为我是适合的人选。」

「我角逐巫青团长,不是因为我认为自己可以赢,而是觉得我必须给凯里一记耳光,即使他是无可争议的赢家。」

这名育有6名孩子的父亲表示,2013年的巫统党选说明,尽管党内出现了结构性的变化,但腐败已经渗入骨子。

「我不是说基层党员腐败。但是,支部的领导必须承受中央和区部提供资援构成的压力。一旦无法得到上层的支持,就无法在党选中有所作为。收进来的钱承诺着选票,组织就是这样开始腐败。」

45岁的阿克沙兰出身政治世家,加入政坛是自然不过的事。曾祖父和外祖父早年是印度尼西亚亚齐的政治家,而父亲山努西在1996年至1999年出任吉州大臣之前,已经是内阁部长。

在加入土族团结党以前,阿克兰沙是巫青团浮罗怡瓜埠(Bendang Baru)支部主席。

「我参政是为了服务。两年前,我离开蚬壳公司,延续博士学位,我的梦想从来不是首相或部长。我的家族没有灌输这样的意识,我们被教育要为社会服务。」

阿克兰沙目前是土团党日莱(Jerai)区部主席,带着投身石油工业界18年的工作经验以及及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化学工程硕士的学历,他承诺将为大选倾尽全力。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“第2頁”繼續瀏覽。

來源:unews88.com
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,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、權益、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,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,謝謝合作! 檢舉

c6089d67204a64acbb69e832019a4c9eb

c1b165137a565415a9d97342ec346b6cb

c30253e949681436e9459d385aca9e378
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您可能會喜歡

喜欢就按个赞吧!!!


点击关闭提示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
請您使用真實的郵箱。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,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